夏雨细风

夏目,我所欲也

一个月没写字,手都生了QAQ
最好的顾子熹啊♥

一颗小糖,请笑纳 ̄  ̄)σ

*冷cp注意
*林霄X霖月伊
霖月伊自从被霖夜火接来魔鬼城后,对金子之类的东西已是见怪不怪。
“我把所有的金子都给你!这幅画我要了!”伊伊拿出了一堆金子,桌子上顿时金光熠熠,满目生辉。
林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可是那副画我已经卖给满记少东家满慕华了。”一向对人冷淡的他好脾气的解释道。
“可是……有关于你的东西,我都想要。”小姑娘一时竟有些委屈,眼圈有些发红。
林霄怜爱的看着小姑娘,轻轻的揩去她眼角的眼泪,将她搂在怀里。
“人都是你的了,画想要多少有多少。”

霖夜火:所以可以说说林霄那个臭小子是怎么和我妹妹搞在一起的么(♯▼皿▼)ノ
邹良:(都这么久了你个二货才看出来)……二货。
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觉这对真的很有cp感的说,ฅ(̳•·̫•̳ฅ)不过好像是真.冷到极点呢QAQ

转发转发,求一模考好www

帥不過三秒:

🌸🐟 转发这条粉锦鲤…(等等

喻老板求求了保佑我一科不挂OJZ

愿望(END)

“我们分手吧。”
淅淅沥沥的小雨中,那个少年不紧不慢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慢悠悠的撑着伞走开,只留她一人在雨中。
多轨透瞬间如遭雷劈,呆若木鸡。
whattttt?!
她瞬间惊醒。
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看了看显示着凌晨四点的闹钟,她莫名想哭。
可能是因为醒的太早了吧,她抚了抚胸口,将心里隐隐约约的难受努力压回去。想要再睡着是很难的,毕竟她刚刚和夏目贵志在一起,却又偏偏做了这样的梦。
而且,这个梦境,一定会成真的,一定。
她突然厌恶极了自己这样的能力。
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索性的就坐了起来,在黑暗中摸摸索索的找到手机,点开了line的界面,刚想给他发个信息,伸出的手又缩回去,“嗯……他还没醒吧。”她想。“再说也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打扰他的。”
即使她做的梦境每次都会成真。她却依旧相信,夏目贵志不会是始乱终弃的人。
绝对不是,夏目贵志是全世界最好的夏目贵志,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心里忍不住发慌。
她压抑着那种疼痛的想法,阻止着它生根发芽,走向书桌前,她必须要弄清楚,为什么会出现梦境中的那种事。然后将它发生的几率,变为零。她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她绝对不可能,让夏目从她身边离开的。
她怕自己可能会疯掉。
捂住自己的脸,少女在安静的房间断断续续的抽泣着。其实她哭的再大声也无所谓,反正……也不会有人听到的。她有些嘲讽的想着。空荡荡的宅院,在祖父离开后,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使劲闭上眼睛,两双睫毛碰在一起,努力不让其中的液体流出来。
抱着自己的膝盖,她呆呆的想了一会,直到手臂有些酸软,才不自觉的放开了手,又觉得毫无意义。
真是傻透了,她想。
拿出笔在笔记本上记下可能令他们分手的情况,但写了几笔后有放下了。
如果,夏目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定就会说出“分手”这样的字眼吧。
“叮咚——”门铃响起。她赶紧去开门,却发现他手提着餐盒。
她一把抱住猫咪老师,然后好奇的问:“是给我带的饭么?”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将餐盒递到她面前:“是啊,我做的咖喱饭。”清亮的声音有些害羞。
“诶?是夏目做的么?我很喜欢。”她急急的放下猫咪老师接过餐盒,他一溜烟的跑走了,心想我才不吃你们的狗粮。
“嗯……多轨同学,好吃么?”他有些期许的问道,“嗯!”她重重点头,“夏目做的咖喱饭最好吃了!”嘴边还粘着饭粒,笑眼弯弯,像极了一只满足的猫。
夏目“噗”的笑了出来,心想:我的小姑娘最喜欢毛绒绒、可爱的事物。可她还不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珍宝了呢。
多轨透偷偷抬眼望他,少年满脸笑意,眸子里璨若星河,好像是不信她说的话,她嘟起了嘴,扒动着饭里的咖喱说:“我说的是真的啊,因为是夏目君做的……”
夏目的脸“刷”的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因为夏目君你做的,所以最好吃了啊。
他清咳了咳以掩饰自己的慌乱,虽然并没什么用就是了。他的耳尖还是红的呢。多轨透腹诽。“快点吃吧,一会儿我们去带猫咪老师去七辻屋买馒头。”“Yes,sir!”她用着一个敬礼的姿势,夏目揉揉她的头,说:“快点吃吧,我去找猫咪老师。”说罢便走出门外。
她低垂着眼说:“好的。”她一口一口的向嘴里送着饭,心里忍不住担忧,要不要向夏目说清呢?
一路上有猫咪老师的插科打诨,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向他仔细说明,万一夏目君知道她当初做的事了呢?万一夏目要和她分手呢?一路上她都低着头,心神不定。
到了店门口,她还是在发愣。夏目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他比小姑娘要高一些,此时她低着头,他只能看见小姑娘的头顶,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小姑娘一定是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她不是爱发脾气的人啊。他想。
“多轨同学?”没反应。“阿透?”她没回答。“透酱?”夏目有些恶趣味的叫着。好吧他承认他想这么叫她很久了只不过怕小姑娘会害羞而已。
此时两人在猫咪老师眼里,一个低着头楞楞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一个带着玩味和宠溺的笑容看着对方也不说话。而且,他们两个居然站在店门口不进来!
斑有些心累。
他毫不客气的给了夏目一个头锤,“Baka你们两个快点进来啊喂!”
为什么不给多轨透一个头锤呢?
据后期采访斑先生透露道:一是当时那个叫多轨透的小丫头确实看起来情绪有点不正常他可以忍耐二是如果那样做他将会见到暴怒的夏目贵志而这种生物是他见过杀伤力最大的。
说白了就是你害怕呗,我想。
“诶?抱歉抱歉抱歉。”她慌忙从回忆中惊醒,不住的向他道歉,动作无措而混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夏目看见她这样,心底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抚上她褐色的发说:“没关系的,不管你怎样,我都不会生气。”
他明显感觉小姑娘楞了一下。
然后小姑娘没有说任何话,抱起猫咪老师匆匆的进入店里。
他忽然有点心疼,他的小姑娘,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希望每天看着她笑,像向日葵一样灿烂。那怕有些娇蛮也没有关系的,可是想到小姑娘家空荡荡的房间,他抿了抿唇,走进了店内。
那就让他来宠成这个样子就好了。
彼时猫咪老师和多轨透正在仔细挑选一样馒头的口味,“笨蛋我要那个豆沙味的!啊那个烤鱿鱼也不错来一份吧,御手洗团子看起来也可以……”猫咪老师挥舞着他短短的爪子命令道,颇有些颐指气使的味道。
“老师……”他突然感到背后一凉,“你忘了今天……主要是干嘛来了么?”夏目低声的提醒他。然后又抬起头对多轨透说:“嗯……不要买太多,猫咪老师又增重了不少。买些你喜欢的也好。”“哦!”她乖乖点头,心想:猫咪老师圆乎乎的也很可爱啊。而刚刚受到了“威胁”的斑,也是乖乖的没有动,心里却疯狂吐槽着这是报复吧这绝对是报复夏目你个小屁孩本大爷我绝对看错你了……
后来又在心里长叹一口气,毕竟今天是多轨透的生日,夏目贵志不看重是不可能的。自己还是不要捣乱为好。又侧头看了看这个女孩,心想:这恐怕就是玲子的曾儿媳了吧。
“喂,你买了这么多给我,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他试着用一种平易近人的口气。“额……”对方显然没想到会这么问,愣了一会说:“草莓吧,我很喜欢草莓大福的说。”
他和身后的夏目交换了个眼神:“计划通。”
临走前她和夏目争执了起来。
“我来付钱吧。我抱着他吧,老师最近又沉了。”他接过她怀中的猫咪老师说。“没关系的啊,我很喜欢猫咪老师。还有……其实AA也可以的……”她轻轻的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小小声的争辩着。
“为什么呢?”他没有生气,径自付了钱去,回来时她发现他提了一个不算太大但是很可爱的草莓蛋糕。
“买给我的么?”她有些羞愧,她知道今天自己的情绪委实不正常了些。
“嗯。”他轻声回道。“今天是5月15日。”
“哦。”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日期。只好干巴巴的回道。
夏目叹了口气,他对斑说:“老师,今天麻烦你了,我有些话想对阿透说。”斑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从他的肩头跳了下去。
看着斑渐渐远去,夏目问道:“阿透为什么想和我AA制呢?我可是你的男朋友啊。”语气中透着丝丝困惑和无奈。“付钱这种事,我来就好了啊。”
“我昨天梦见你要和我分手了。”她诺诺的道。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微微的顿了下。“所以……”
“所以我想要在你面前表现的好一点,想要你晚一点和我说分手甚至不会和我说分手。可是……可是……没想到我却弄巧成拙了。”小姑娘的声音已经微微颤抖。
他有些不知所措,慌忙的放下蛋糕。抱住了她,一只手轻轻在她背后拍抚着。笨拙的说:“不哭不哭……哭坏了我会很心疼的……梦都是反的……所以不要哭了,乖……”
他没哄过人,所以哄人的话好像也只有那么几句,絮絮叨叨来回来去的念。但少年的拥抱很厚实,也很温暖,她把头紧紧的埋在了他胸口,抱的更紧了。
完了完了,小姑娘哭的更凶了。夏目看了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些尴尬。不过是她的话,还是让她哭会吧。
她终于冷静了下来。用力擦干了眼角的泪花,两腮鼓鼓的,一会又咬着唇,似乎在做复杂的心理斗争。
“我要和你说一件事。”她仿佛鼓起了所有勇气道。她拉着他飞快的跑回了家,期间他大喊着:“蛋糕!”
她只当没听到,此刻她觉得自己心里涨涨的,像气球一样鼓鼓的,她必须要和他说明白,哪怕他不会再喜欢她了,她也要让他知道,她一直在想的事。
进了家门口之后,看着夏目气喘吁吁的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抱歉。但我一定要和你说清楚一件事!”小姑娘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声音略略提高了些。
夏目贵志在想她该不会是不喜欢我要和我分手吧小姑娘一向都很乖啊不会这么急躁的啊难道她最近发现我们两个只是友情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不行分手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允许的……
嗯……以后还是建议塔子阿姨少看点八点档电视剧吧。
其实……其实,我会做预知梦的!”多轨透涨红了脸。又飞快瞄了一眼夏目,怕他不相信,又着重说到:“是真的!”
“哦。”只有你不和我分手,什么都好说。他很平静的接受女友拥有超能力这一说法,毕竟自己还能看见妖怪呢。
看着他一脸平静,多轨有点惊讶。不过她接着说:“所以我昨天……梦见了你会和我分手。”
“为什么呢?”他平静的问道。
“因为……”她一顿。“因为……其实我们两个人的相遇,都是我安排好的。”她有些丧气的低下头。“我在遇见妖怪那天梦到了你,是你救了我。”少女探头望他,眼瞳剔透,好像盈满了星光。“所以我在画阵法的时候,才不由自主的叫了你的名字。”她顿了顿,“当时的感觉,就是很愧疚将你拉入这场噩梦之中,可又不由自主很自私的在想‘终于有人陪伴我了’,我也可以被他人所珍视,我也可以有朋友了……”少女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可是当时你被抓进山洞里时,我从来没有那么自责过……”她捂住了脸,隐隐的带了些哭腔,“我不应该拖你下水的,我不应该唤你的名字的,我当时就在想,如果你被那个妖怪害死,那绝对是因为我的过失……”她再也说不下去,身体微微颤抖着。
他抱住了她:“可是我们打败了那个妖怪,况且以我的性格,就算你不会呼唤我的名字,我也会帮你的。呐呐,不要小看我们之间的羁绊呐,无论如何,我都会遇见你,不管我们的相遇是否开心或者难过,但我最终的结果,都会是和你在一起。”他笑着说道。
用那么自信而笃定的语气,说着最柔软的情话。
我的命运,是喜欢你呀。
这样的夏目贵志,在她心里耀眼的到光芒万丈。
好像,更加喜欢他一点了呢。虽然她已经那么喜欢他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去接近他,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看着她的反应,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诺,现在的小姑娘,眼睛里全部都是他。全心全意的看着他,心情满足的快要溢出来。
“现在你该许愿了。”他微笑着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他提醒道。
“啊!”她有些惊讶,“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都好久没过生日了……”
“没关系,以后的每一年,我都陪你过。”
他将蛋糕拆开,拿起蜡烛点燃道,“先许个愿吧。”
她突然想起祖父临终前他们两个人的话。
“外公你不要走……你不能不要小透……”
“傻孩子,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外公很抱歉,要提前离开了,不过外公外婆会在天上一直看着小透的。”
“不会有人一直陪伴着我么?”
“会的会的,我家小透这么好,总会遇到一个人,对她视若珍宝,一辈子陪着她的。”
她的愿望便自那时起。
我希望会有一个人,免我惊,免我苦,免我颠沛流离,一直陪在我身旁。
她吹灭了蜡烛。偷偷的看着身旁人清俊的侧脸。
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fin.
PS:其实我们可以还原一下整个梦的场景。
夏目:我们分手吧。
多轨:???!
夏目:这样我就可以重新追求你啦。
emmmm……所以不要好奇为什么没有发生梦里的是事了,这绝对是甜甜的HE啦(◦˙▽˙◦)
我个人是非常非常喜欢夏目贵志的,但写出来又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没办法,只能按照我所以为的他,尽量不ooc而已,毕竟啊,他一直是我所向往成为的样子。你们看此文时有一点点的开心和愉快,就是我最想得到的了。
还有我真的是雨点大雷声小,多轨的纠结写的不是很到位。算了明天再改吧www还有借鉴了周棋洛的一句台词请不要在意,如果姑娘们觉得不是很合适我会删掉的。